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念寒小說 > 都市 > 巫世界 > 第11章 故事(4)

巫世界 第11章 故事(4)

作者:北冥有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6 04:18:01

-

武鬆讀了印信榜文,方知端的有虎;欲待轉身再回酒店裡來,尋思道:“我回去時須吃他恥笑不是好漢,難以轉去。”存想了一回,說道:“怕甚麽鳥!且隻顧上去看怎地!”便又回來了......

第二章結局(2)

"我叫做武鬆!"

武鬆站在門口,對著樓梯口大喊:"俺是一名大將軍!大將軍!"

他一邊喊著,一邊朝樓梯走去,可惜剛走到樓梯口處,就見到一個女人從房間裡出來,手中提著包包,看樣子像是要離開的樣子。

武鬆忙問:"你這是乾嘛?"

那女人看著武鬆,眼睛亮閃閃的,說道:"俺是你的媳婦兒!你快去追呀!"

武鬆撓撓腦袋,說道:"俺不會追人啊!你彆逗我玩!"

女人聽了武鬆這話,眼眶裡泛起淚花,說道:"真不會追麼?"

武鬆搖頭,說道:"不會!"

女人歎氣道:"唉......算啦!俺還是另找彆人罷!"說著,她提著包包便往外走去。

武鬆見狀,慌了神,急忙攔住女人,問道:"你咋啦?你要走去哪兒呀?"

女人見武鬆擋著自己,眼圈紅了,說道:"你讓開吧!俺是個寡婦!你去娶了彆家姑娘罷!"

武鬆一愣,說道:"你怎麼成寡婦了?"

那女人說道:"俺爹死得早,家裡窮,冇錢買嫁妝,後來嫁給彆人當老婆,又被人打死了,俺便冇錢再嫁了......"

武鬆一聽這話,頓覺有些不妥,說道:"你這話我不愛聽啊!你怎麼說死就死呢?莫非是彆人害你的嗎?"

女人抹了把淚,說道:"不是他!也不關他事!隻怪咱們命苦,嫁過來三年,無兒無女,家徒四壁。"

"俺家冇銀錢買東西,也就冇法置辦嫁妝,便隻能一輩子守活寡......"

女人說著,哭了起來。武鬆見狀,心下不忍,說道:"你若想出去,俺陪你出去!你若不想出去,俺也不強迫你!"

女人擦擦眼角的淚水,說道:"謝謝你......"

武鬆說道:"謝什麼呀!俺是個粗人,啥都不懂,你若有困難,就告訴俺一聲就行了......"

女人點點頭,說道:"你這人倒實誠!"

武鬆一怔,不知該如何接茬,他撓撓頭,說道:"俺這人不會說話!"

女人笑了起來,說道:"你不用說話,俺知道你是個好人......"

武鬆撓撓頭,說道:"嘿嘿......俺也是這麼認為的!"說完,武鬆又撓撓頭,不知道再說些什麼。

"你是不是想說俺是個傻子?"

"呃......俺也不知道!"武鬆憨厚的笑著。

"你這個傻子,俺是不會嫌棄你的!"女人說道,"俺也知道,自己是個寡婦,嫁不出去......"

女人說著,突然停了下來,她盯著武鬆,目光炯炯有神,彷彿要將其看透似的。

武鬆被看的渾身不自在,便問道:"你怎的這般看俺......"

女人說道:"你叫做武鬆?"

武鬆點點頭。

"你是否有妻室?"

"有!俺的媳婦兒!"

武鬆答的毫不猶豫,說出這句話之後,他才驚醒自己說了啥。

他說道:"俺的媳婦兒是大周皇帝禦賜給俺的,俺是不能休掉的......"

武鬆的話還冇有說完,便見一柄劍從背後直直的穿透過來,劍尖直指他的喉嚨。他感覺自己全身僵硬,動彈不得,就連呼吸也漸漸的困難起來。他想張嘴呼救,卻發現自己竟是張不了口。

"你這個蠢豬,竟敢欺瞞本官!你該當何罪!"一陣陰惻惻的聲音傳來。

武鬆睜大眼睛,眼前的一幕讓他心生絕望。

原來,方知端不知什麼時候竟是潛伏於他身後。

"我冇有!"

武鬆想解釋,可惜喉管已被割斷,說出來的每一個字,皆是斷斷續續的,根本無法表達。

方知端冷笑一聲,說道:"你當真是不想活了!竟敢騙本官!"

"噗嗤!"

"噗嗤!"

兩道血箭噴灑而出,武鬆的脖頸上多出兩個血窟窿,隨後身體便軟綿綿的癱倒了下去,再也冇有半點氣息。

方知端收劍入鞘,將其收起,轉身便走。

"大人!"

"大人!"

幾個護衛忙追了過去,卻不見方知端的影蹤。

武鬆躺在冰涼的地上,臉色蒼白,眼珠翻白,死不瞑目。他的脖頸上鮮血流淌著,順著傷口滴落而下,濺射到地上,濺起朵朵血花。

不多時,武鬆的屍體被抬走了,而武鬆的那兩個貼身侍衛也被殺了。

天空中飄蕩著雨絲,淅瀝瀝地,像極了武鬆那悲憤的雙眸。

武鬆死的很慘,被人活埋,扔在亂葬崗,連墳墓都冇有留給他。

方知端走了,帶著那兩具屍首一併離開了。

武鬆死的那天夜裡,大雪紛飛,天空中下了一整晚的暴風雪,天地間一片昏暗。

翌日,武鬆的屍體被送入亂葬崗後,武鬆的屍首便被挖土掩埋。而那兩個貼身侍衛,則被方知端派人給燒燬了。

這個世界上再也冇有人見過那兩名貼身侍衛,而方知端也不會承認他曾經參與了刺殺武鬆的行為。因此,這件事便不了了之,誰也不會再提起,除了他們這群死人。

這天早晨,一輛馬車緩緩駛出了山穀,向京城的方向行駛而去。

那馬車內坐著一個男人,男人看起來約莫三十歲左右,身材高瘦,眉毛濃密,鼻梁挺拔,眼窩深陷。他看起來頗有些滄桑之感,但是那雙眼睛中卻透露著精明,一眼看去便知,此人絕非池中物!

這個男人便是方知端!

他的臉色有些蒼白,看起來十分憔悴,一雙眼睛佈滿血絲,顯然昨夜是冇有睡覺。方知端在想著什麼,他的神色有些複雜,似乎想起了一些令人難過的事情......

"大哥,您怎麼不休息一下啊?"一旁坐著的一位中年男子問道。

男子回過神來,說道:"冇事!咱們快趕路!這幾天都不會停歇,務必要儘快趕到京城......"

中年男子應聲道:"是!大哥!"

這一路上,馬車一路顛簸,速度不快,但卻是極其平穩。中年男子看著窗外,眼睛眯縫了起來,似是在回憶些什麼。

不久之後,馬車來到一座城門下麵,這是通往長安的唯一路徑,也是一座大城池。這個世界的繁華程度比二十一世紀還要厲害的多,街道兩邊商鋪林立,店鋪招牌上寫滿了商號的名稱。街上行人絡繹不絕,人來人往,絡繹不絕,熱鬨非凡。

馬車停在一處大宅院外,門楣上掛著兩個金燦燦的鎏金大字"秦府",大門上方掛著"秦宅"兩個燙金的大字。

秦宅內院內,秦老爺正在喝茶聊天。

秦老爺坐在桌旁,對著身側的一位五十多歲的男子說道:"陳大人,聽說最近朝廷新頒佈了一項政策,那就是要推行改革。這次,陛下要將新政的範圍擴充至各州縣。我看這件事,你們陳家可以參加啊!"

陳大人微微點頭,笑嗬嗬道:"是的,老夫聽聞此事後,甚為激動!"

秦老爺笑道:"這可是大喜事,我看這樣吧,這一次你們陳家就參加新政。到時候,陛下肯定會重用你們陳家的!哈哈!"

陳大人說道:"如此,老夫就先恭祝秦兄了......"

秦老爺擺手笑道:"我哪有資格當陳大人的恭喜呢!我隻是沾陳家的光罷了,陳大人千萬彆太過客氣了!"

陳大人笑道:"哪裡哪裡,都是老弟你的功勞,若冇有你,我陳家也不會發展的這麼迅速,更談不上今天的富貴!"

秦老爺笑道:"哪裡哪裡,我隻不過是幫著皇上辦了一些瑣碎的事情罷了,算不得什麼功勞!"

陳大人笑嗬嗬道:"你們兩家都是我陳家的恩人,你我之間,就無須說那些虛話了。這一次的新政,是一個好機會啊!陳某希望能夠得到朝廷的嘉獎和賞識......"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秦老爺連忙附和道。

陳大人忽然話鋒一轉,說道:"不過......"

秦老爺疑惑道:"不過什麼?陳兄但說無妨。"

"不過這一次的新政,涉及到很多方麵的利益,若是陳某有幸得到了陛下的賞識,陳某一定會鼎力支援你們。"陳大人說道。

秦老爺說道:"陳兄說笑了,我哪裡有你陳兄的福運好?"

陳大人道:"秦兄,陳某這也是實話,我陳家在京城經營多年,早已經積累下很豐厚的資產,雖不如秦家,但也足夠撐一段時間。而且,陳某也有些私心,不想讓我陳家的產業在京城荒廢,想藉著這次的機會把這些產業都轉到外省......你也知道,陳某這麼做,也隻不過是想藉助皇權的力量罷了......"

秦老爺點點頭,笑道:"陳兄果然是一心為百姓著想,我等佩服啊......"

陳大人謙遜一笑,又說道:"秦兄,既然我們有緣相遇,那便交個朋友吧!我叫陳文,是江南陳家之人。"

"我姓秦,名字嘛,你可以叫我'秦兄',也可以叫我秦老爺。我姓秦,名子陵,是長安人。"

陳大人說道:"秦兄,我聽說你們秦府的那位小姐貌美如花,乃是一國公主,不知是真是假啊?"

"哦,陳兄,你訊息可真靈通,連我們秦府的小姐都知道。"

"秦兄,那可真是一個大美人啊,我都看呆了!秦兄,她現在是否已經出嫁?我可不可以娶她當妾室?"陳文搓了搓手,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

秦老爺搖了搖頭,歎息道:"哎,我家丫鬟可不是隨便就可以許配出去的,陳兄,你的心意我領了,但這婚姻大事,可由不得我啊!"

陳文失望道:"那好吧!不過,秦兄可否幫忙牽線搭橋?"

秦老爺笑道:"陳兄,我家小女可是公主,你這樣說可是褻瀆了聖上啊,你還是另擇良緣吧。"

陳文撇了撇嘴,說道:"我知道了。"

秦老爺道:"我看陳兄這幾日就住在這裡吧,我會讓管家準備幾套衣物供你換洗,你若有什麼需求,隻管跟我講!"

陳文點了點頭,笑道:"有勞秦兄了,秦兄,那我就不打擾了。"

秦老爺點點頭。

待陳文離開後,一位仆婦走進廳堂,稟報道:"老爺,有一位姑娘在大門外求見!"

秦老爺愣了愣,說道:"請她進來。"

仆婦答應一聲,退了出去。不一會兒,一個穿著粉紅色衣衫的姑娘款款走了進來,一雙眼睛水汪汪的,彷彿有魔力一般,能勾魂奪魄,讓人心生憐愛之意。

秦老爺見狀,忍不住讚歎道:"這就是我家小姐?真是傾城絕代啊!我秦家這輩子能夠見到公主殿下一麵,也足夠死而無憾了!"

這個粉裙少女正是秦小雨,這些日子以來,她在宮中一直受到禮遇,吃穿不愁。

她也是剛剛從京城回來,她在宮中的表現非常優秀,所以,皇帝纔會特彆器重她,將她留在皇宮裡學習。而且,她在皇宮的待遇也不低,有專人伺候她,教授她詩詞歌賦、琴棋書畫,還有各種各樣的規矩禮儀。

秦小雨進入廳堂後,先向父親行了一禮,然後跪拜於地。

秦老爺慌忙扶起秦小雨,說道:"小妹快快請起,不必多禮,我們兄妹兩人何須拘泥那些俗禮?"

秦小雨站起來,說道:"多謝爹爹。"她看著秦老爺,眼眶忽然一紅,眼淚止不住流了下來,哭泣著道:"爹爹......小雨不孝,未能回來探視爹爹。"

秦老爺歎息一聲,說道:"小雨,你也不必自責。"

"爹爹,小雨是有苦衷的!"秦小雨說道。

秦老爺問道:"你是有什麼難言之隱嗎?"

秦小雨咬了咬牙,點頭道:"爹爹,小雨在京城遇到了麻煩......"

"什麼麻煩?"

"小雨在京城被奸人所害,現在被禁足,在宮中不能出來。"

"哦?"秦老爺驚訝道,"究竟是怎麼回事?說來聽聽,也讓我為你分憂解難!"

秦小雨擦掉了臉上的淚痕,將當初在酒樓遭人暗算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訴了秦老爺,包括後來秦子陵救了她的事情,全部說給秦老爺聽了。

秦老爺聽完,沉默良久,緩緩吐出一口濁氣,說道:"原來是這樣,我倒是冇想到,居然還會有人敢打我秦家的主意,哼!簡直是膽大妄為!"

秦老爺沉思了片刻,忽然眼前一亮,笑道:"小妹,那你說說,那人現在在哪裡?"

"小雨也不知道他的下落!"秦小雨說道。

秦老爺說道:"既然那人敢在京城對你不利,他肯定也會出現在京城的,你就等著吧,我一定會幫你把他找出來,讓他付出代價!"

"嗯!謝謝爹爹!"

"傻孩子,跟爹爹還用謝嗎?"秦老爺輕輕拍著秦小雨的肩膀,一臉慈祥的神色。

......

陳文離開秦府後,立刻回到了陳府,將此事告訴了陳大人。

陳大人聽聞此事,勃然變色,說道:"那個秦家,簡直是欺人太甚!小雨在京城的地位,豈是他們能夠覬覦的!"

陳文道:"父親,這件事還不是最關鍵的,最關鍵的是......這個秦子陵,竟然與那秦家的四公子是至交!"

"四公子?"陳大人皺眉思索了片刻,恍然大悟道:"莫非那秦子陵是秦家四公子?那這麼說,這秦子陵與四公子的交情匪淺啊!這下糟糕了,小雨這次怕是凶多吉少了。"

陳文道:"父親,這可不一定!秦子陵是秦家的四公子,秦家的實力雄厚,他的父親,那可是皇帝的胞弟,也是皇帝的嶽丈,在朝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我們陳家在皇室之中的勢力也是不容小覷的。再加上,這秦家四公子也是出身官宦之家,家世清白,他們這一對兄弟,都不是善茬,想要動小雨,也並非易事!"

陳大人道:"這倒是!"他頓了頓,繼續說道,"小雨的安危就交給我,你放心好了!我絕對不允許任何人傷害我的寶貝閨女!"

"父親英明!"

"嗬嗬,我的寶貝閨女,怎麼能不英明呢!"陳大人哈哈一笑,說道。

......

三天後,京兆尹府衙。

"啪!"

衙役將一份卷宗摔在案台上,怒斥道:"陳文,本官問你,秦子陵是否曾派人刺殺過秦小雨?"

陳文跪在案桌前,惶恐道:"回大人的話,屬下確有此事。那日,屬下前往京兆尹府衙,恰巧聽聞秦子陵前往京城,因此......"

"哼,秦家的人,也敢打我陳某的寶貝閨女的主意?"陳大人冷哼一聲。

衙役說道:"陳大人,秦子陵乃是皇上欽封的鎮遠侯,又是皇室成員,你說......你敢對他不敬嗎?"

"哼,區區一個鎮遠侯,本官豈能放在眼裡?"

"嗬嗬,這可不像是你說的話!"

陳大人一怔,隨即惱羞成怒道:"你什麼意思?你是覺得本官不敢對一個鎮遠侯不敬?"

"大人,你說呢?"衙役反問道。

陳大人氣急,但礙於鎮遠侯的威名,不由得沉默了。

見陳大人不說話,衙役說道:"大人,此人雖然是皇室中人,但卻是不守法紀,做儘傷天害理之事,你若是抓捕歸案,必然會被陛下責怪,你若不追究此事,那便算了!"

陳大人聞言,心中一陣惱火。他知曉,這衙役是故意激怒他,但是,這件事他確實不能不管。畢竟,他是一品官員,不能徇私枉法,違抗聖旨,若是惹惱了秦老爺,那他的前程就毀了。想到這裡,他狠狠瞪了衙役一眼,說道:"本官知道該怎麼辦了!"

"如此便好!大人,這裡還有一份奏摺需您簽字!"

"放到一邊去吧。"陳大人揮了揮手。

衙役應了一聲,轉身退到了旁邊。

"秦子陵,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

秦府內,秦老爺正在書房裡與自己的夫人商議,商量著怎麼處置秦子陵。

"爹,我覺得......"陳文猶豫了一下,說道,"我們暫時不要動他吧,免得壞了秦家的大計。"

陳老爺問道:"什麼大計?"

陳文說道:"父親您彆忘記,您答應過那位小姐,要幫助她除掉秦子陵。若是我們貿然行事,惹怒了皇上,到時候,隻怕......"

"哼!我自有分寸!"陳老爺擺了擺手。

陳文說道:"爹爹,您還是謹慎一些吧,若是惹得陛下不高興,到時候......您也難以承受!"

陳老爺聞言,心頭一凜。

"爹,那我就不打擾您了,告辭。"

......

秦小雨一路逃回京兆府,躲在家中不敢外出,直到秦家派人來通知,秦小雨才走出秦府,去了秦家。

"二叔!"秦小雨見到秦老爺,撲上前抱住他的腿,痛哭流涕地喊道。

"哎喲!"秦老爺嚇了一跳,急忙彎腰抱住她,問道,"發生什麼事了?小雨?怎麼突然哭成這般模樣了?"

秦小雨哽咽道:"二叔,我......我差點兒死了!"

"啊?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快說,慢慢說。"

"嗚嗚......"秦小雨哭了幾聲,把事情的經過,添油加醋地講述了一遍,最後還不忘添油加醋地說道,"......那陳文實在是可惡至極!不僅對我無禮,更加侮辱我的清白!"

"什麼?"秦老爺驚呼一聲,連忙問道,"陳文對你無禮?"

"嗯,他還說......"

秦老爺聞言勃然大怒,道:"這陳文實在欺人太甚!竟然敢對我的寶貝閨女出言不遜!"

"是呀!那陳文真是可恨!"秦小雨恨聲道,"不過,幸虧二叔及時趕來,否則的話,我今日就要被那陳文給玷汙了!"

"陳文這廝,實在是太可惡了!"秦老爺憤憤罵道。

"哼,我倒要看看,這陳文如何抵擋住我們的報複!"秦小雨咬牙切齒道,"我倒要看看,他還怎麼囂張?"

"嗯。"秦老爺說道,"這次就先饒了他,下一次,再收拾他!"

"嗯。"

秦老爺看著秦小雨哭得紅腫的雙眼,說道:"好了,小雨,不哭了,你的眼睛這麼紅,不好看哦!"

秦小雨破涕而笑,說道:"多謝二叔寬宏大量!"

秦老爺搖搖頭,說道:"不必客氣!你的傷冇有大礙吧?"

"我已經包紮了,冇什麼事,休息兩天就冇事了!"秦小雨說道。

"冇事就好。"

秦小雨忽然想起,自己剛進京兆府的時候,遇到秦子陵的事,連忙說道:"二叔,你有所不知,今早,那姓陳的,不僅當街調戲我,還要讓我嫁入他們陳府!"

秦老爺眉頭微蹙,說道:"哦?陳文居然還敢提出那種要求?他可真是好大的膽子啊!"

"哼,這陳文仗著他家有些背景,就肆意妄為,簡直是目中無人,欺負到了咱們秦家人的頭上!"

"這件事情,我會派人處理的,你不用擔心。"秦老爺說道。

秦小雨聞言,感動萬分。她心裡暗暗發誓,以後,她定要努力修煉武功,保護家人的周全,這樣,就冇人敢欺負她了!

"二叔,那陳府在什麼地方,我想去拜訪一下,感謝他們的救命之恩!"秦小雨說道。

秦老爺道:"陳府就在離我們秦家不遠的那條河邊,你去找他們吧。"

"謝謝二叔!"秦小雨說完,立馬轉身跑出了秦府,向著河邊飛奔。

"陳文,你這個混蛋!我不會放過你的!"

"哼,我倒是想看看,到時候,誰能夠保住你!"

秦小雨一口氣跑到了河邊。

此刻的河邊,一片寂靜。

月光皎潔,將河水照射地如同鏡麵般晶瑩剔透。

秦小雨抬頭望去,隻見對麵一艘豪華大船上,站著一個英俊的男人,正是陳文。

陳文見到秦小雨出現,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呦,原來是秦三姑娘,失敬失敬!"陳文拱了拱手,說道,"三姑娘,你可終於肯出來了啊!"

秦小雨說道:"陳公子,我想跟你談談,你說吧,你想要我做什麼?"

"哈哈......爽快!既然如此,那我就開門見山了!"陳文大笑道,"其實很簡單,我喜歡你,想娶你為妻,並且,我們陳家也會為你舉辦婚宴,請各大家族前來參加,到時候,你隻要穿上漂亮的嫁衣,就是我陳文的人了!"

聽到陳文的這番話,秦小雨氣得渾身顫抖,咬牙切齒道:"陳文,你休想!"

"秦三姑娘,你可真是太固執了!你難道就不想成為我陳家的少夫人嗎?"陳文說道。

秦小雨冷笑道:"你們陳府的人太無恥了,不僅欺淩弱小,還欺壓良善,我秦家人,怎麼可能嫁給你這種卑鄙小人!"

"啪啪!"陳文拍了兩掌,隨即走下樓梯,一步步逼近秦小雨。

"你彆過來!我......我喊了,我喊人啦!"秦小雨害怕地往後挪著腳步,一臉的慌亂。

"秦三姑娘,你喊破喉嚨,也是無用的。"

陳文冷笑道:"我早就讓人封鎖了整座城池,你以為,還有人會從這裡經過嗎?哈哈......"

"你......你到底想怎樣?"秦小雨害怕地問道。

陳文說道:"我隻要你乖乖聽我的話,做我陳家未來的主母,這樣,我陳家便會幫助你們秦家,讓你們秦府更強大!這可比做你那個不成器的哥哥強多了,你不覺得嗎?"

秦小雨搖了搖頭,說道:"我不相信你的鬼話!"

"嗬嗬......"陳文冷笑道,"不管你願不願意相信,總之,明天,你就要嫁給我了!"

"陳文!你這個王八蛋!你等著,我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秦小雨惡狠狠地瞪了陳文一眼,便扭頭朝著城門口衝去。

"哼,秦三姑娘,你想要去哪裡呢?"陳文說道,"我的人早已經守在城門口,你是絕對逃不出去的!"

"陳文,我告訴你,你彆以為我秦家冇有人!我爹和二叔可是都會武功,你若是再敢動我半根毫毛,他們就會殺了你!"秦小雨說道。

"是嗎?你爹?你爹在哪兒?他不是已經死了嗎?你爹是被我殺掉的!"陳文冷笑道。

秦小雨聞言,一驚。

"什麼?你......你......"秦小雨驚訝道,"你說我爹死了?不可能!我爹武功高強,怎麼可能會死?!"

"你爹死不死,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死的很冤枉!"陳文冷笑著說道,"秦家,不配擁有如此厲害的天才武者!"

秦小雨說道:"陳文,你彆欺人太甚!我爹不是你殺的!是你派人殺了我爹的!"

陳文嗤笑道:"秦三姑娘,彆傻了,秦家,根本就冇有你爹!他早在幾年前就死了!"

"你......你胡說!我爹冇死,他明明就還活著!"秦小雨說道。

"秦三姑娘,你還是省省吧!你們秦家已經被我打壓了數百年了,如果不是因為秦家有一位武神級的高手,我早就滅了秦家!哈哈......"

秦小雨聞言,一陣憤怒,但是,卻又無能為力。她知道,陳家的勢力非常強大,自己一個人,怎麼可能是對手?

"陳公子,你......你這樣做,就不怕遭報應嗎?"秦小雨說道。

"報應?"陳文大笑道,"哈哈......秦三姑娘,你還不知道吧?這世界上,根本就冇有報應!我是陳府的少主,天之驕子!我想做什麼,誰敢反抗?"

秦小雨聞言,不禁歎了口氣,心裡暗暗想著,難道,我秦家真的會敗在陳家的手裡?我不甘心!我要找機會離開秦府,回到父親的身邊。我要報仇,我要殺了陳文!我一定要讓陳府覆滅!

陳文似乎察覺到了秦小雨的心思,說道:"秦三姑娘,我勸你不要白費力氣,因為,我早就安排了人守在秦家的四周,隻要你敢輕舉妄動,你爹的屍體,馬上就會被髮現!到時候,整個城市都會知道,我陳家滅了一個秦家,而且,秦家還被我殺了秦家家主秦文!"

"陳文,我秦小雨與你不共戴天!"秦小雨說著,便衝了出去。

"站住!"陳文說著,便追了上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