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念寒小說 > 都市 > 師門人 > 第5章 鬼耗子

師門人 第5章 鬼耗子

作者:靈魂蔥花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6 04:42:04

-

“要不我領你去師父靈位前燒幾根香?”

心中的酸澀感湧上鼻腔,落庚白憋了憋,草草搪塞了一句“不必了。”趕忙起身回屋裡去,生怕外人看到他涕泗橫流。

月牙學聳了聳肩,儘可能的撇開乾係。

孫韻涼也視若無睹的繼續夾菜給阿仲:“吃菜。”

“謝謝阿姐。”

月牙學也跟著給阿仲投食,“呃……呃……他不吃我們多吃點,彆浪費!”

誰知玉清翎竟然開了金口道:“留些菜,至少彆讓他餓死。”

阿仲在一旁捏著手指數了數,“居然說了十個字。”

都是闔雲師門

玉清翎也不客套了。

從闔雲出來一直到繡坊這些天,也是玉清翎和落庚白重逢後的這些天,落庚白從未如麵露難色,他這樣喜歡熱鬨,看似從不會為任何事情糟心,一些關於母親的訊息,一下就把他塞回了母親拋棄他下山的那天的回憶中去。

這十幾年

落庚白甚至不知道母親何時故去的。從始至終他的母親都活在彆人的飯後談資中,活在世人的言論裡。

雷光打的人生疼,像是劈在身上的棍棒,像是要將什麼打回原形……

黎府

“嗯!啊嗬!”黎府門口一陣一陣年輕男子的疼痛難忍之聲和棍棒打在屁股肉上的聲音錯雜傳出。

“逆子!誰讓你三番五次去坊前生事!是打得太輕了!”一個老年女人鏗鏘有力又低沉的聲音在棍棒停歇之際從正堂中傳出。

原是古蕭寧這位黎府的老夫人在管教自己的兒子,打得這般皮開肉綻,也應該是做兒子的屢教不改的緣由,‘三番五次’可想而知這個兒子也不是屈於威嚴之下的人。

“娘,兒知錯了,彆再打了,兒知錯了。”黎聞還是吃硬不吃軟,也隻有古蕭寧知道他隻愛做表麵功夫背地裡使儘手段還想將自己的義妹賣到宮裡。

“錯了?你何時知錯過!就算繡坊的事我暫且不用替你收拾殘局,但黎府的臉麵呢!還有阿淑的事呢?你以為我不知道嗎!”

黎聞儘管嘴皮子還在求饒,心裡已經開始算好哪日去報仇,哪日去抱怨了,“黎淑歸……她居然還回得來,看來越來越聰明瞭,下回不能再輕信她那人畜無害的蠢樣。”

古蕭寧作為黎府的老夫人,雖是個古板端莊形象,但在是非上確是最具慧眼,她就算打殘了自己的親生兒子也不捨她的義女黎淑歸受到半點不公。

“來人!給我將這逆子關入柴房。”

黎聞的眼白都不知是打的時候哭紅的還是氣紅的,剛把他從棍棒伺候的板上扒下來,他就一把甩開了下人埋怨道:“我纔是你親兒子,你唯一的兒子!打死了也是黎家冇了香火!”

“就算冇打死你!黎家的基業傳到你這,你還記得祖宗十八代嗎!香火?你也配成為黎家的香火!”古蕭寧犀利的言辭像是紮到了黎聞的嘴皮子上,黎聞半天憋不出話來,畢竟他胸無點墨想要罵人不帶臟字都做不到。

黎聞剛走半晌,古蕭寧便差人去喚黎淑歸到房中。

“隱竹,讓阿淑來一趟,我有要事。”

“是!老夫人。”

黎府清寧院——

“老夫人!小姐帶到了。”

“嗯。”

“阿淑見過老夫人!”阿淑的禮數一向周到,純色寬袖中長衫配淡青色馬麵裙,足見得是個溫婉可人,再梳著齊整的側髮髻,一根細長又單調的銀色發鈿。

“阿淑,怎的還是裝扮如此樸素,這可算不得我不厚待你了。”

黎淑歸莞爾一笑。

“坐下說。”

黎淑歸作了揖才緩緩坐下。

“我兒聞是個不孝兒,我已不指望他了,老身隻能依仗你了~”古蕭寧嘮家常一樣拍著黎淑歸的手背又開始老身長老身短的。

“原是老夫人思慮過度了,阿淑自然是會一直陪著老夫人的,我在這府裡一日我便會一直為老夫人料理府中雜事,老夫人不必操心。”

“好在我還有口氣在,不然一不留神,他都要踩到你頭上去了,你還想替他瞞著!雖他是坐著他爹的位置,但我還在一日,他就欺不到你頭上!你要是聽他講了什麼欺侮的話儘管說來。”

要是真的句句屬實的講怕是黎聞的手腳都不夠罰的。

“老夫人言重了。”黎淑歸雖從眼中看得出有許多話要說但都冇說出口,但老夫人卻一句道破心坎:“阿淑,你爹有訊息了……”

“我爹有訊息了!”黎淑歸心裡的石頭終於落下來了。

“但……”

“但什麼……”黎淑歸小心翼翼的追問。

“阿淑,我知你尋父心切,但實在不急得這一時。”

“為何?”

“就是見著了,怕他也是不認的。”

“可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古蕭寧搖了搖頭,長籲短歎道:“如今你爹的身份,你也不便尋去,老身的想法,是派人先去照料一番,你再去與他父女相見。”

“為何不能我親自照料……”

“地處偏僻,你親自去想來是辛苦許多,你還是在府上等訊息吧。”

“我不怕辛苦,老夫人,自到這府中我從未求過您什麼,也深知老夫人苦心,但從蘇府葬於火海那一日起,除了尋父,我已無彆的念頭了,求老夫人成全……”黎淑歸出口的每一個字,唇齒皆在打顫,滿目蕭然。

亂火將蘇府榮華的一切燒成了灰,黎淑歸本名蘇蓧,寓意衣食無憂,幸福美滿,但他的父親為了這榮華富貴捨棄了律法,他一直堅信的高官厚祿纔是一生所求,跟著嚴嵩,幫他一同貪贓枉法,查辦獲罪那一刻嚴嵩將所有‘屎盆子’扣到他頭上,他萬念俱滅,從此瘋瘋傻傻。

官僚之間,一向隻利益互惠,更何況嚴嵩何等人,蘇府又是何等人,出了事嚴嵩怎可能替他擔著,就算昔日同謀,但也是今非昔比,想要撼動他,也就隻有而後的改朝換代,能鬆動他的根基,帝王以製衡之術,利用徐階製衡嚴嵩,徐階與嚴嵩共事十餘年,因順應帝意而得以自保。

龍興街鳳陽縣

洛河村

“爹?”黎淑歸提著膳盒踏進破廟中,她的繡花鞋和廟中的灰塵,亂鋪的稻草對比得鮮明。

隻見一個穿得捉襟見肘蓬頭垢首的白髮老人背對著她,應該是醒著的,但腦袋晃晃悠悠的不知在乾什麼。

“爹?”黎淑歸又試探的喚了一聲。

但那老人轉身那一刻燒得焦黑的左臉將黎淑歸嚇得膳盒掉落在地,那老人衝上去飛快掠過食盒,像一個饑腸轆轆的乞丐一般,囫圇地撕咬著雞腿肉。

黎淑歸嚇得連連後退,不敢上前,這樣的情況確是不會認得出她是誰了,隱竹將黎淑歸又往後拉了拉。

看著親生父親變成這副模樣,黎淑歸終究是有些寒了心。

但尋了十幾年,總不能再置之不理,就算先前再怎麼貪贓枉法,至少是親生父親。

隱竹:“小姐害怕,下回便不必再來了,這裡會有下人來照料。”

“不,來了往後就都由我來送。”

隱竹心知這是黎淑歸唯一的念想,便不再相勸。

“在鳳陽,他可是人儘皆知的‘鬼耗子’,雖說如今他不必到街上去搜尋吃食,但這副樣子實在是……”

“我知曉。”

“小姐……”

吃完了食盒裡的食物,‘鬼耗子’便習慣性的跑出廟外去。

隱竹想治住他,但卻被黎淑歸攔下。

‘鬼耗子’便一道瘋跑到鳳陽縣街市上,路人都閃躲著,還嚇跑了不少女人,一頭人群高聲呼喊著:“

‘鬼耗子’來了,大家快收好東西!”

在閒逛的姑孃家隻記得跑了,還一直尖叫著。

黎淑歸有些追不上了,心臟跳的幾乎要她馬上暈厥。

“小姐!彆追了,我讓人押回去吧。”

“不……”在隱竹眼裡還是第一次見黎淑歸如此倔強。

繡坊

落庚白才睡眼惺忪的醒過來,原來昨晚玉清翎讓他哭累了就吃飯去,結果他哭累了就睡了。

街上的姑孃的尖叫聲,商販們的驅趕聲將還在睡夢中的落庚白硬生生吵醒。

“醒了?”

玉清翎一如既往的醒的比他早。

“街上什麼事,鬧鬨哄的。”

還冇等玉清翎說,落庚白就從席上自己彈起來去張望。

人群中一個邋裡邋遢,看不清麵容的白髮老人一邊瘋跑著,驚得人群慌亂。

還冇等落庚白細瞧,月牙學就已經一針飛過去了。

一針入肉,那白髮老人猝然倒地。

“為何出手。”一向不喜歡麻煩的孫韻涼問道。

“諾!你看看他後麵跟著誰?”月牙學使了使眼色。

阿淑?

孫韻涼正奇怪為何黎淑歸追著一個邋裡邋遢的乞丐一般的人。

前幾次阿仲在外幫忙送繡坊的布匹,遇到黎府中人發難,都是黎淑歸前來解難,一向愛憎分明的孫韻涼自然記得她,也更會記得她的人情。

見父親突然倒地,黎淑歸突然心中一沉,淚水便糊了眼睛

看不清路,腳下一懸,先險些癱倒在地,那可就真的失了大家閨秀的樣子了。

“爹……”

“他是你爹?”孫韻涼的聲色在右耳響起得分明。

孫韻涼將黎淑歸扶穩,又解釋道:“阿學給他施了針,他隻是暫時睡會,並無大礙,你不必擔心。”

黎淑歸鬆了口氣,作揖道謝。

“進來坐坐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