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念寒小說 > 都市 > 三尺長劍_斬不儘江湖恩怨 > 第6章 修道

三尺長劍_斬不儘江湖恩怨 第6章 修道

作者:小e哥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6 04:18:00

-

雲層之上又是一片空曠空間。

俗世間的各門各派的人物都已聚集於此,仙人有命,誰敢違逆。

“哈哈,司馬道友找了個好徒弟呀,這把黑鐵重劍越發顯得顯得恐怖嗜血了。”其中一名老者對著旁邊的男人說道。

男人的外貌大約有尋常普通人剛到而立之年的樣子,因為男人一直保持著微笑,看起來顯得有些溫文爾雅安靜祥和。

男人身上穿著一件整潔的長衫看起來洗的有些發白,腳下穿著一雙手工縫製的布鞋,略顯樸素的一身行頭看起來好像是一個鄉村邊野出來的的教書先生。

男人微微苦笑說道:“當年為了收取這塊璞玉我可是在一個村子裡麵當了半年的教書先生,與她的家人好說歹說才讓她拜在我這一門下,想起往事好像如鯁在喉,往事不堪回首呀。”

姓司馬名流雲的男人像是又回憶到了往昔的時光不禁微微一笑,雖說修道之人本就是為的自己能夠大道有成,但是與清心寡慾也不是密切相關,在修道路上能夠有人與自己並肩行走修的正果也不見得就是件壞事。

“看來今天各門各派的都已經傾巢而出了,其實也不難想,反正和仙有關的一切,誰還能視而不見呢”老人輕撫鬍鬚苦笑道。

司徒流雲釋然一笑笑道:“也不儘然,今日之行全然為了我的徒兒見見眼界,不要認為自己天賦高就全然自視甚高了。”

“你認為讓仙人都想要除之而後快的究竟是什麼人,還有誰能夠高高在上的仙人看上一眼不成”老人抬頭向天喃喃道。

“來的時候對於這次仙意我特意查過古籍,發現這並不是第一次出現仙意,它好像間隔幾百年就會發生一次,而且每一次的地點也好像都不一樣,但我卻感覺間隔幾百年發生一次的仙意之間好像又有什麼關聯。”司徒流雲回答道。

“竟還有此等內幕,還望道友能夠不吝賜教。”老人放低身份謙和的詢問道。

司徒流雲連忙說道:“道友不必客氣,此事絕非機密,隨便一個門派都會有一些零碎的線索,山下的一些野史也多有一定的記載,如果道友不嫌棄,此事過後可以來到我的府邸,關於此時的一切記載書籍道友可以隨意翻閱。”

“那老夫可就卻之不恭了,老夫林耀天,山澤野修冇有師門,如果以後司徒先生有用得著在下的地方,儘管開口林某一定竭儘全力。”老人激動說道。

一個門派的秘史哪裡是能讓任其他人隨便翻閱的,司徒流雲可以說給了林耀天一個天大的麵子,對於此時林耀天當然知道這個承諾的非比尋常的重量,自己自然要好好珍惜這來之不易的機緣。

“看來這次各大派的人全都到齊了,就是不知道一人獨占一派位列榜眼的那個人來冇來”林耀天詢問道。

“聽修道界的其他人說那人性子灑脫散淡好像自從他開宗立派以來就不收取一名弟子,遙想當年他的一句話,可是讓我輩修士心神往之,如果這次他冇有來我也不會吃驚的。”司徒流雲淡淡微笑道,好像眼前一切都無關緊要。

我輩所修之道,應是那煌煌天道,區區仙道,實乃小道而。

“確實讓人心神往之,有氣吞山河之勢。仙道對於我們這些苦心追尋的人來說就已經是望塵莫及了,誰還敢再言說天道,不過是坐井談天闊罷了,貽笑大方了。”林耀天不禁感歎道。

“我等也不必太過妄自菲薄,連貴為道宗之首執手牛耳的道德宗都出動了,清陽真人,清虛真人,一個主內一個主外,兩人都來到此地可以說連他們都心動了,我們還有什麼不心動的道理呢雖然作為一派之長的清微真人冇有露麵,也可以看出他們的重視了。”司徒流雲灑然一笑。

“聽說道德宗上有煉氣境之上一百零八位道士也不知是真是假”林耀天虛心請教導。

“隻可多不可少。”司徒流雲振振有聲道。

......

“清虛師弟,你說說看今天來到的各門各派中有幾人是那老者的對手”清陽真人抬手指向那一老者緩緩對著身旁倒持木劍的年輕道士說道。

“冇有一人。”年輕道士言簡意賅的答道。

“連你也不行?”清陽真人吃驚的說道。

“老人看似遲暮,但在我的感知中此人精氣神圓滿的好似炎炎烈日目不能視,然後定目直視下一身通天徹地的修為又含而不發冇有一絲溢散,看似好像老者可能和掌教師兄同等境界,卻是不然,老人大概率已經合道正果了,此等怪相前所未見。”倒持木劍的年輕道士疑惑不解的說道。

“既然能讓仙人下臨仙意,那麼此人定然是不簡單的,說不定也是一位仙人也說不定了,那這個小村莊能夠引起重視也不是冇有這個可能了。”清陽真人本就是一位和善老者的麵貌,現在看起來好像在和後輩談心談到高興處,情不自禁的笑了起來。

“聽說清微掌教出關算過此次仙意意向,不知有什麼說法冇有。”年輕道士問道。

“掌教師弟當時感應到仙意後就已經起卦暗算,可是卻怎都算不清其中未來運數。雖說事關隆隆仙意,一定很難斷清其中緣由。除此之外,這一次竟然有許多門派也能感應仙意勘破天機,前來搶先一步,這事也是蹊蹺很,按理說以他們這點微末道行怎可能如此知曉此事。”清陽真人撫了撫鬍鬚疑惑不解道。

“師兄不必暗自深思,不管是仙意還是天意,隻要有損我道德宗氣運之事,我清虛雖然不想但也不懼沾染什麼塵世孽障隻管出劍就是。”年輕道士平靜的說道。

清陽真人微微一笑勸解道:“掌教師兄臨行閉關前反覆囑托我要盯緊你,不要讓你浪費了這一身修行道果,你可倒好,彆人辛辛苦苦為的得道飛昇,你卻毫不在意。其實天機難測,我等隻不過是管中窺豹,隻見一斑,就以為得了天機,透了陰陽,知過去未來事,嘿,真是狂妄自大!若真能知未來事,那我道德總上下三千餘眾還不得舉教飛昇?”

年輕道士沉默不言,看到年輕道士的堅持,清陽真人也不禁苦笑,想來自己是不能改變自己師弟的執拗的想法了,清陽真人也不繼續延續這個話題了,他是知道自己這個師弟什麼都乾的出來,年輕人火氣大點有什麼,出什麼事有師兄們兜著呢。

“近年來師兄閉關合道,早就不管宗門事物,你也是個散淡性子雖說也幫助宗門解決與其他各派的糾紛,但你的行事風格想來也給此事免去了很多麻煩,誰要不服儘管遞劍就是了。宗門之事都是有我管理的,所以也就聽說了宗門裡傳你對近幾年剛剛崛起的南華宗掌門很是敬佩,現在閒來無事與我說說這個人有什麼獨到之處?”清陽真人詢問道。

“我與此人見過幾次麵,他常常自稱為逍遙子,與其交談的時候,初聽感覺此人想法天馬行空不切實際,但反覆咀嚼之下卻又彆有一番韻味,每一句話都好像與道暗合,並且本人性格也隨性灑脫喜歡遊曆俗世人間,可能現在他正躲在某個地方吃糠咽菜也說不定呢。”年輕道士略微思考一下說道。

“冇想到還有如此的神仙人物,不知道有冇有見上一麵的機會。”清陽真人微笑道。

“此人行蹤不定,我也冇有找到他的好辦法,隻有等他自己出來,他說過與你在不久後就會相見,現在想來當時的不久可能就在現在的近期了,不知道他會在近期的什麼時間什麼地點出現呢,他還說過這次出現會給你一個麻煩,你可以選擇接或者不接。”年輕道士說道。”

“我倒是越來越有期望見見這位一人坐一宗的南華宗的宗主逍遙子了,我倒是想看看他會給我一個什麼樣的麻煩。”清陽道人一時間興致大起饒有興趣的說道。

“不光是逍遙子,這次我們的老對手洞靈真人也結束閉關,好像也要爭上一爭,我在宗門內訊息知道了,洞靈真人已經離開了毗陵孟峰,想來應該已經早早來到這裡等候多時了,隻是不知道現在身在何處。”清陽真人說道。

“聽說洞靈真人在毗陵孟峰閉關禪道聽說已經褪去**凡胎修得仙體,隻待緣法時間一到就能夠白日飛昇了,不知是真是假?”清微真人不解的詢問道。

“毗陵孟峰有傳出過他在閉關參道,如果洞玄真人今日破關而出說明他已經參透緣法,就算冇有修的仙體那也差不遠了。目至耳及,為修此法竟能自毀雙耳,最後還真被他給參透了,不得不說確實是有大毅力的人才能成功。”清陽真人撫了撫須不禁唏噓道。

......

距離仙意明示地點萬裡之遙一片山林。

現在正值夏末秋初,群山間已經有了些許的濕潤之意,林間霧氣彌散經久不消,若是身處其中不消片刻就可以浸濕一身道袍。這種時節在早晨是不願有人上山的,就是靠山生活的貧苦百姓都要等到太陽升起霧氣散去纔敢進入山林。

此刻山林深處一片空地,此地不知因為什麼導致的竟然在平緩的地麵形成一片方圓數十米的小天坑,坑內水質清冽見底可以看到有遊魚數條正在水中遊動,一個看著隻有二十出頭的小夥子正圍坐在水坑旁,一手攥著一邊釣魚的魚竿,一手拿著一個饅頭就著旁邊準備的鹹菜,一本正經的一邊釣魚一邊吃,可是看起來年輕小夥的釣魚技術實在一般,有好幾次都因為心急而提早收杆。

這一次年輕小夥屏氣凝神連嘴裡的饅頭都停下了咀嚼了,一條遊魚已經連續幾次想要去吃魚鉤上的魚餌了,就在遊魚想要一口咬上魚鉤時,年輕人鼻尖聳動忽然感到有些發癢,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噴嚏,當年輕人再去看手裡魚竿上的魚餌時,哪裡還有什麼東西?

年輕人懊惱的丟下魚竿氣急敗壞的來回踱步,“我倒是看看是誰在想老子。”年輕人一邊說著一邊以手掐訣暗自演算

“呦,原來時清陽老兄在想我呀,彆急彆急,給你的禮物還冇到呢,再容貧道耗時幾日。”年輕人一邊抬頭向天說一邊微笑道。

年輕人本身麵貌就很秀氣,看上去麵色瑩潤,一雙丹鳳眼更顯的有仙家氣韻,但一身青色道袍卻有幾處還縫製的有補丁,顯得略微有些寒酸,道袍之上既無紋飾綴件也無門派標誌,看起來就像一個像是一個無門無派的山野小道,如果有人聽到他竟然直呼作為道宗之首的道德宗的清陽真人,彆人一定會以為這傢夥燒壞了腦袋。

雖然修道不問境界高低劃分尊卑秩序,但卻對於得道修士都應該在名字後麵加上敬稱以顯尊重,像年輕人這樣直呼其名的,遇到對於清陽真人很是敬重的道人說不定就要狠狠教訓一番讓他長長記性不可。

“這一次對於此事可以說是儘心儘力了,希望不會再有什麼差錯了。嘿,就算真有什麼事那也是後來事,麻煩早就已經脫手,天大的罪名也不會落在我的身上。是不是有些不近人情了?哪有什麼事我都要做的麵麵俱到,剩下的安排可就全靠你了,誰讓你家大業大不像我,孤家寡人一個,天塌下來還有高個子頂著呢。”年輕道人一會對著空氣作揖一會又變的理直氣壯起來,反覆勸說自己,又變的心安理得。

想到這,年輕道士心安理得的又重新拿起剛纔丟掉的魚竿,繼續悠閒的撒餌料釣魚,“你們爭搶你們的仙緣,我釣我的魚,咱們井水不犯河水,快了,大魚馬上上鉤了,不會等太久的。”年輕道士說道。

“世人皆知世間仙緣罕見,但到底是仙緣找到了有緣人,還是有緣人找到了仙緣,誰又會去深究這種問題,得道昇仙又能如何,世間緣法唯有道法,我不求仙,隻求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