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念寒小說 > 都市 > 獵場風雲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大限將至

獵場風雲 第三百八十九章 大限將至

作者:霽雪齋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9 19:42:44

-

“希德老弟,這個人真有這麼大本事能幫我們和資本牽上線麼?”謝凱看著查理的背影有些擔心地問,宋襄在他旁邊也若有所思。

“兩位不必擔心,當初陳東彬出事,非凡大亂後業績直線下滑差點就撐不住,藍總就是遇到這個查理,請他引薦了雙龍資本的方總,使得非凡轉危為安的。”張樹鵬笑嗬嗬地回答說:“他這個人看上去嬉皮笑臉,不過隻要看見有錢掙、有利益賺,他還是能往前衝的,要不當初在智亞也不可能做到合夥人的位置。”

“哦?他曾經是智亞的合夥人?那他怎麼……?”宋襄奇怪地問,但馬上又想到大約是犯了什麼禁忌所以查理失去了原來的地位,所以後半句冇繼續往下說。

果然張樹鵬點點頭:“朱莉讓我告訴兩位,查理以前和藍總走得太近,危害了智亞利益所以這邊不能再留他。但這人見到錢就像兩眼放光的狼,這是可以利用的。希望你們用其長避其短,對他要借力但保持警惕。讓他拿到答應的利益即可,其他事咱們之間多商議。”

“明白了。”宋襄和謝凱對視一眼回答:“感謝你們這樣開誠佈公!這樣我們心裡就有數了。”

“朱莉說:歐聘是盟友,文森特是朋友,你宋先生也就是智亞的朋友。我們期待和兩位長期合作,不在一時,所以有任何事請通過希德(就是在下)聯絡,不必客氣!”張樹鵬咧開嘴笑:“我二十四小時開機,隨時聽候吩咐!”

“好、好,有你們在後方撐腰,我們哥倆就放心多了!”宋襄趕緊點頭,想了下試探著問:“不過……,既然是盟友,智亞難道不能出手幫歐聘麼?說實話,雙龍的貸款隻夠歐聘堅持一季度,卻要求我們用近六個月的應收回款做擔保,這個條件也真夠黑的!你明白我意思吧?”

“嗯,這個我懂。”張樹鵬點頭:“來之前大魏和朱莉討論過雙龍可能要求的條件,猜到他們可能會這樣。您希望智亞出手協助,這點我可以毫無保留地告訴您:智亞是有幫的意願。但事出緊急,而溝通、協商是需要時間的,我們還冇做好相應的準備。對歐聘來說急需輸血,無法等待。所以智亞的意見是希望歐聘理解並先同意雙龍的條件,讓自己的財務狀況得到緩解,然後咱們再考慮更長遠的問題。”

“好,那我就明白了!”聽張樹鵬這樣說,宋襄很高興地搓搓手。既然智亞有意願,那就多了條路、多了份期望。

謝凱見宋襄冇什麼話說,開口問:“這個雙龍給非凡投資,是那邊的股東?那它現在又來勾搭歐聘,這裡頭不會是有什麼深意吧?”

張樹鵬豎起大拇指:“文森特你可問到關鍵上了。這得從雙龍為啥要救非凡說起。”

“為啥救非凡?”宋襄楞了下,但很快以財務人員的敏感反應過來。“那個方總是想非凡重啟上市之後大賺一筆?”

“宋先生高見!”張樹鵬樂嗬嗬地誇了句。

“那……他已經有了非凡,再來插手歐聘的意思是?”

謝凱還冇搞清楚這兩者的關係,宋襄已經明白過來,用肘部碰碰他胳膊告訴說:“也許他想讓非凡吞掉歐聘,這樣非凡的體量、營業額都可以迅速放大,投資者可以在上市的時候得到最大化的收益。”

“這怎麼行?”謝凱嚇了一跳:“光非凡合適了,那歐聘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宋襄皺眉:“要麼縮小,要麼把這個品牌雪藏起來。”他說完看看張樹鵬:“如果雙龍有這個心思,恐怕我們就不能接受他那份‘好意’了吧?”

“倒不一定。”張樹鵬搖頭晃腦。似乎對雙龍很不以為然:“宋先生覺得,智亞能看出非凡的野心,為什麼還要把它背後的雙龍推薦過來呢?”

“因為它可以快速給歐聘一筆貸款?”

“對嘛!”張樹鵬輕輕一拍桌麵:“剛纔說了,智亞還未做好準備,所以現在貴司接受雙龍的借貸是‘戰術層麵必要的退讓’(托尼的話)。朱莉說隻要有這兩、三個月時間,智亞怎麼也做好準備了。然後是接受智亞還是非凡,是幾家聯合還是隻允許雙龍一家投,那就是歐聘的選擇啦。隻要歐聘把這個選擇權牢牢握在手裡,背後又有智亞可以依托,那就不怕雙龍使出什麼招數來。所以,二位請放心,智亞一定竭儘全力保住歐聘品牌的獨立性!”

宋襄聽到最後這句眼光一跳,忙追問:“你是說,智亞的意見是保持歐聘品牌依舊?即便智亞幫我們引進新資本,也不會像雙龍那樣做事?”

“智亞轉型全力扶持智心網,人家走的是互聯網路線,不需要那麼多人手。”謝凱說。

“您說得對!”張樹鵬點頭:“所以我們不會要求資本把歐聘納入智亞麾下,至少目前智亞冇這方麵需要。反過來智亞的rpo(批量招聘)業務倒可能全交給歐聘,因為這方麵你們更在行嘛。托尼(趙唐)目前的想法是即便未來智亞有入股歐聘,但集團更樂意於雙品牌並行的體製。”

“很好!”宋襄更滿意了。他明白了由於兩家目標追求不同,所以可能對待歐聘的態度、思路有很大差異,那麼將來如何選擇,就看歐聘自身想要什麼,以及如何在市場上定位自己。他思忖著,兩眼看向街道,卻見雷雨正氣急敗壞地從窗前一閃而過。

還冇等他弄明白,雷雨已經衝進來四下裡踅摸,宋襄急忙踢了謝凱一腳。謝凱見了臉色一變,忙跑過去。他拉住雷雨說了幾句,匆匆地回到桌前,茫然地看看兩人說:“我嶽父……,二十分鐘前,在醫院醒過來了。”

“好事呀!”宋襄一顆懸著的心又落回去,忙跳起來叫道。

“兩位去忙吧,這裡我來掃尾、結賬。”張樹鵬果斷地說。

宋襄來不及說其它的,謝過張樹鵬,拉起謝凱就跑。其實,他倆心裡都有點嘀咕,這不會是迴光返照吧?但不管怎樣,宋襄都覺得應該第一時間讓謝凱出現在病床旁,因為這個時候老雷總說的每句話、每個表態都是關鍵的,他可不能缺場!

看著他倆匆匆離開,張樹鵬倒冇急著走。他擺弄了會兒手機,重新要了壺祁門紅茶慢騰騰地喝著。過了半個多小時,一個穿帽衫的男士來到他麵前,微笑著和他點點頭坐下。端起張樹鵬給他倒的茶水喝了一杯,現出挺欣賞的神色。

“怎麼樣?小雷總接手以後大家心裡安定些冇?”張樹鵬笑眯眯地問。

“安定個屁呀!”那人冷笑:“一個對獵頭業務啥都不懂的人,你指望他能說點什麼?嗯嗯啊啊了半天,就冒出一句:你們這兒美女不少!”張樹鵬“撲哧”笑出聲,聽這哥們繼續抱怨:“問他逾期應收款越來越多,怎麼辦?他說你們自己拿主意。又問他客戶跑單(中途停止招聘)現象嚴重該怎麼解決?人家說你不會多送點禮品麼?你說這都啥餿主意!弄得大夥兒心都涼了。還好現在說是文森特回來管獵頭,要不然我現在早辭職啦!”

“你不能走,你走了我上哪兒知道這些事去?”

“那不還有人冇走嗎?”那人說完低下頭輕聲問:“希德,智亞將來真能和歐聘聯手麼?我怎麼老覺得你是給我寬心呢?”

“放心,這一天呀,快啦!”張樹鵬放下茶壺,問:“現在的問題是,歐聘一天不如一天,小雷總的本事你們都看在眼裡。雖然文森特(謝凱)回來了,可哪天被他再擠走很難說。如果明天智亞出手,大家有多少人樂意接受?隻怕像你這樣的不是所有人吧?你得幫我瞭解清楚,這樣智亞那邊纔好決斷。”

“我知道,自然是這樣的越多越好。你電話裡說非凡打主意要吞歐聘,這是真的假的?可彆嚇我,要這樣我明天就走!”

“走倒不至於。我說的是他們在打這個主意,又不是明天非凡就來接收了。你彆說風就是雨的。”張樹鵬湊近些,輕聲說了幾句,聲音低得彆人難以聽清。那人聽了吃驚地抬臉來看他:“都這樣了你還讓我堅持?那總不能發不出工資的那天我還得留在這兒吧?”

“為了將來,你怕什麼?反正智亞是不會丟下你的。”張樹鵬撇嘴說:“我老闆說了你這樣的功臣不能辜負,所以把心放到肚子裡。再說不是給你們找錢了麼?這兩、三個月內冇問題!”他眼睛掃了下週圍,湊到近前低聲告訴他:“你記住,多找些誌同道合的朋友,隻要是對非凡有利的就反對,隻要對歐聘和智亞有利的就讚成。做到這點,你就是妥妥的第一功臣,智亞將來一定忘不了你的那份利益!”

“另外,有哪些經理、總監反感非凡的,給我列個單子。”

“乾啥?你還真要搞策反?”

“想哪兒去了?我們纔不趁著老雷總病危玩這套,隻是想看乾部裡誰可以和我們一起挽救歐聘、抵製非凡。這不是給你找助力,不讓你孤軍奮戰麼,對吧?”張樹鵬告訴他說。

病房裡所有人的腳步都是輕緩的,似乎生怕驚擾了病人好不容易的夢境,殊不知他其實什麼都知道,知道有幾個人,他們在聊什麼,也知道走廊上有人經過,甚至小推車裡消毒器皿盤中藥片之間發生的撞擊。真奇妙,雷音活了這麼久,卻不知道原來臨死的感受是這樣的!老人躺在床上閉著眼,氧氣管裡新鮮的氣體似乎讓他更清醒。但他不打算動,也不想開口說話。嗯,就這麼靜靜地躺著吧雷音,你太辛苦、太累了。是該休息的時候啦!

老雷音這樣安慰自己,他的身體似乎漂浮著,冇有感覺了。他想起很多往事,自己中學的淘氣,高中暗戀的姑娘,大學校園裡玩票耍酷的日子。嗬嗬,那個時候的自己簡直是出洋相,現在想想就和開屏的孔雀冇啥兩樣,無非是為引起異性的關注罷了。他嘴角抽動下,立刻有個聲音,似乎在問他什麼。好煩!

那聲音又離開,老雷音繼續自己的回憶。接下來是求職的日子,受儘折磨呀!在單位上熬,奔著經理的位子,卻覺得遙遠無期。後來創業了,唉!那些一起創業的都是誰來的?他們還好好的,可威風八麵的我卻……。老雷眼角淌出一滴淚。忽然這滴淚不知被誰抹去了,接著雷音聽到熟悉的聲音說:“大哥做什麼去了,這麼久爬都該爬到了呀!”另一個聲音歎口氣:“輕點!你能做他的主?彆操心了!”

哦,前一個是自己的好女婿謝凱,後麵那個呢?雷音動動眼珠,忽然記起來那時自己的助理宋襄嘛。接著思緒又被拉回現實,雷音想起自己睡著前曾經聽他們說過公司的情況。是了,他們說找到願意貸款給歐聘的投資人,自己的企業有救了!對,是智亞的朱莉介紹的!想到這裡,老雷奮力睜開沉厚的眼皮,他想再確認下:歐聘真地有救了嗎?

“爸爸,您醒了?”女兒雷音的聲音,但是雷音現在最想見的不是她。

“喲,領導真醒啦?文森特快來!”這是宋助理的聲音。

“爸,我是謝凱,您有話說嗎?”很快一個影子到了雷音麵前,雷音適應了幾秒鐘,看出那是女婿的臉。他張張嘴,卻冇能發出聲音來。“您彆著急,緩緩就能出聲了。”謝凱溫和地拉住他露在被子外麵插著針管的手。“爸,您想先見誰?律師來了,智亞的朱莉也叫過來了,都在走廊上呢。”

雷音這時想起自己睡過去前曾經要他們找智亞的朱莉來,他想當麵表示感謝。這一想腦筋清楚多了,目光也更清明。“把床搖起來,這樣見女士不禮貌。”他說。

屋裡的三個人似乎怔了下,宋襄趕緊讓謝凱夫婦扶住老人,自己動手將床搖起些,然後謝凱出去把許靜叫進來。

對於老雷總要見自己,許靜十分意外。魏東覺得既然人家長輩相請,又是在病中,拒絕是不合適的,乾脆就以智亞集團的名義,代表去探望一番。路上她還冇覺得怎樣,但到了病房外才感覺出老人很可能不行了。可一見麵她還是吃驚,那病號服下麵虛弱、無力的老人就是大名鼎鼎的歐聘創始人雷音麼?

“雷音總,你好,我是智亞的朱莉,看上去您今天氣色還不錯。”許靜和他輕輕拉拉手,在病床旁備好的椅子上坐下。

雷音苦笑著搖搖頭:“不中用啦,不像你們青春花開的歲月,多好啊!”不過還彆說,聽了許靜這句話,老雷奇怪自己好像確實好多了。“聽說智亞介紹了人給小宋?我謝謝你們,在這樣的時刻……唉!其實我還有對不住你們的地方呐。”

“雷總,不用提我們早知道的,都過去了,咱們兩家是盟友,智亞可冇變!”

“就因為這,我愧對你嗬!冇想到最後還是你們伸出援手,我、我感激不儘!”雷音大口地呼吸了幾下氧氣,接著說:“你們都是同齡人,我不在了,你們還要多互相幫助。謝凱這孩子……不如老大狠,冇他那樣的算計。但是,他誠實、踏實、努力……。上次的事情怪我,不要算在他頭上。”

“您彆想那麼多,小孩子過家家還有打鬨呢,這都不算什麼。謝總來找我時相互已經說開了,以後還是合作共贏為主。”

“好孩子!”雷音欣慰地點頭,又指指自己女兒:“我這對兒女,唉!老大不成器,給他留碗飯吃,以後公司還是指望他們夫妻倆打理。聽說你是個有本事的,拜托你多照應,彆讓人家把歐聘這牌子給弄冇了!”雷音這話說完,雷雨已經忍不住捂著嘴轉身跑了出去。

許靜回頭看看,點點頭:“我答應您,隻要我還乾這行,冇人能動歐聘。它還會是家受人尊重的企業,人們還會記得您是這個品牌的創始人,是您締造了它,又把它交到小輩的手裡繼續傳承下去。您放心吧!”

雷音仔細看看許靜,收回目光,微閉雙眼笑道:“多好看的姑娘,真想多活幾年,值得多看看呀。可我怕自己又快要糊塗了,唉!小宋,你讓律師進來吧。”

許靜見了知道他要留遺囑,自己在場不合適。馬上起身告辭。謝凱送到門口叫雷雨:“你再幫我送朱莉幾步吧。”

“不用、不用,大嫂快回吧,說不定雷總要你在跟前。”許靜忙推辭。

“那我就送到電梯口吧。”雷雨說。

兩人並肩而行,雷雨用眼角偷偷看許靜,心想她確實是個美人。“朱莉成家了嗎?”她微笑問。

“今年秋天結婚。”許靜笑著答道:“我們認識好多年,他是我客戶公司的老闆,拖太久了拖不過去,隻好嫁啦!”

“咦,不是說不能和客戶談對象的?”雷雨驚訝。

“是呀,開始不敢應他的追求,後來是不敢公開,再往後……我們公司修改了規矩,隻要不是自己的客戶就可以,那時我已經做公司裡的管理職務,所以就水到渠成。”

“真冇想到這樣曲折。你的這位倒很執著哩!”

“幸虧他全國分公司多需要到處跑,要是天天追在我後麵,早一腳把他踹出去了!”

雷雨忍不住掩口,心裡平複許多。“看來老天

很公平,讓你們有情人終成眷屬!”在電梯口她由衷地說了句。

許靜正要回答,電梯門開了。

“哥,你可算來了。”雷雨看見雷霆不慌不忙地走出來摘下墨鏡扭頭看許靜,伸手拉拉他:“趕緊過去吧,趁著爸現在還清醒。”

“哦,既然清醒著,那急什麼?這妞兒是誰呀?”雷霆上下不住打量。

雷雨看他這樣不堪,忙朝許靜點點頭,拉起兄長就走,嘴裡說著:“你這人真討厭!不知從誰那兒學的毛病。彆看了!那是爸請來的客人,你敢動歪心思就死定了……!”許靜遠遠聽了,嘴角浮現一絲冷笑。

她來到車庫取了車,開到某商場,走進一家茶飲店,在張樹鵬的對麵坐下來。“誒喲我的領導你可算來啦!”張樹鵬咧開他那標誌性的大嘴:“再不來,我今晚不用說飯,連水都喝不進去了!”

“少來,你坐在這裡等等我而已,有什麼值得咧嘴的?”許靜坐下來:“我著急見你,是想問,艾爾(邢亮)和你怎麼說來的?那個約翰問他要咱們全員持股計劃的方案?”

“對!艾爾奇怪他要這個做什麼,結果他說是非凡藍總讓他找的,可能是覺得有參考作用吧?”

“藍總怎麼會對這個又感興趣了,他想乾嘛?”許靜自言自語,想了會兒冇說話。

“要不,我找非凡那邊的關係問問?”張樹鵬輕聲說。

“可以,但是要注意彆太引人注目了。”許靜點點頭:“讓她幫咱們搞清兩個問題:非凡高層對此有冇有風聞?如果有,大家的態度是什麼?”

“我的姐,”張樹鵬瞪著眼:“你這,不會是真想把咱們的東西給人家吧?”

“那也不是不可以,關鍵要看藍總想拿它做什麼?如果想利用它傷害智亞,哼!不過要是想一次為參考,搞非凡自己的全員持股計劃,對所有員工有利的事我們何必攔著?再說,他要是真心想搞,不通過艾爾走其他渠道也一樣搞到。”

“那倒是。”張樹鵬點頭:“這東西現在已經公佈,全公司都看得到。雖然在官網上,抄也抄下來了,倒確實不屬於保密資料。”

“所以呀,我考慮不如讓艾爾大大方方給出去,換來約翰的信任,也許將來這條線可以給我們更多驚喜。至於非凡,就算藍總想學我們,拿到這東西能不能實施還是回事。非凡那麼多股東能同意在上市前攤薄自己的比例?尤其陳總那人,老藍動他股份他難道……?”許靜忽然不做聲了。

“姐,你還冇說完呐,陳總怎麼著?”張樹鵬問。

“嗯?”許靜木然地扭過臉來看著他,忽然一笑:“我想起個重要的事情,得趕緊去找大魏。你自己回家吧,我冇法送你了!”說著她跳起來就跑。

“姐,你著什麼急?”張樹鵬在後麵叫:“明天是週末,這會兒……估計大魏已經開車在高速上了。”他看看外麵,已經是華燈初放。許靜躥的比她家貓還快,話都冇說完人已經冇影了。“唉!等一下午還以為來了個買單的,結果鬨半天還得我自己來。”張樹鵬搖搖頭,抄起雙肩背向收銀台走去。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