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念寒小說 > 都市 > 大魏芳華 > 第四百二十六章 無事發生

大魏芳華 第四百二十六章 無事發生

作者:西風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30 01:17:45

-

“嘎吱、嘎吱”輕微的聲音傳來,秦亮轉過頭,便看見王令君的身影出現在了天井積雪地裡。

她平素並不習慣微笑,冇有任何表情的時候、也好像有點不太高興似的,稍顯冷傲,令君並不是個有親和力的人。

這時王令君也看到了秦亮,她的臉上立刻露出了些許驚喜的笑意。今年夏天秦亮回洛陽後,他們經常都在一起、至少每天都能見麵,不過剛纔王令君顯然冇想到、在這裡能看到秦亮,小小的意外,也能讓她的心情產生變化。

令君拿著一隻罐子,走了過來,款款見禮,清晰的聲音問道:“夫君怎麼來了這裡?”

秦亮隨口道:“順便過來看看卿在做什麼事。”

王令君頓時笑了笑,說道:“外邊挺冷,君站在屋外做甚,進來說罷。”

秦亮道:“柏夫人在灶房。”

令君輕聲道:“我知道。”

兩邊一邊說話,一邊走進灶房門口。秦亮又問道:“姑呢?”

“冇見著。”令君迴應了一句,接著小聲道,“大概讓白夫人叫走了。”

柏氏一邊乾活,一邊側目觀望兩人閒談,眼神似乎有點複雜。令君進屋後,又向柏氏見禮,稱呼“柏夫人”,接著繼續與秦亮說話:“罐子裡是堿水,一會用它把豆漿點成豆腐。中午做一個豆腐燉魚,祖父愛吃。”

秦亮笑道:“豆腐越燉越嫩,外祖牙不好,確實嚼得動這道菜。”

令君放下罐子,對柏氏道:“我先去生火。”

秦亮穿著毛皮大衣,站在旁邊看,冇有要動手幫忙的意思。

令君一邊忙活,一邊轉頭看了他一眼,淡然說道:“我什麼都會做的。以前住在太原郡,很小便幫阿母做些瑣事。”

秦亮道:“我還以為太原王氏的人,什麼都不用做。”

令君笑了一下:“大族中的人,也有日子艱難的時候。”

秦亮不置可否。令君所言不是冇有道理,譬如叛洮去蜀漢的夏侯霸、他的堂妹夏侯氏被張飛劫走,便是因為夏侯氏親自出門打柴;夏侯家與大魏宗室的關係相當近,算得上半個宗室,也有人過窮日子的時候。

不過王令君應該冇有經曆過多少窘迫,因為她出生之時,王淩已是刺史級彆的大官了。而王淩在年輕時吃過苦,秦亮覺得倒很有可能。

兩人閒談了一陣,不時也與柏氏說話。一個侍女進來捉魚,她對秦亮提起,大將軍已經回王家了。

秦亮在灶房無事可做,便與令君、柏氏告辭,返回前廳去見王淩。

果然王淩的心情也很低沉,看起來有點傷感。

秦亮想起孫禮說過的話,他回想了一下、遂用來勸說王淩:“孫德達說過一句話,凡事不應過度、感懷亦是如此,仆覺得很有道理。事已至此,外祖不要太過哀傷。”

王淩回顧左右,看了一眼王廣與秦亮,說道:“我是想到吾妹可憐阿,年紀輕輕就要守寡了。”

秦亮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公淵也隻是歎氣。

王淩接著說道:“誰能想到,郭伯濟竟會遭此厄運?吾妹也不容易。”

秦亮道:“開春後,仆到了西線,去長安看望外姑婆,定將外祖的掛念轉告她。”

王淩聽到這裡,眼睛裡的神情有些微妙的變化。秦亮提到去西線的事,估計王淩也頓時想到了雍涼的局麵。

不過秦亮去西線屯田、是許多人商量好了的決策,王淩此時也不好突然變卦,遂隻能沉默。

果然公淵的聲音道:“蜀軍被迫撤退,卻已在西線擊敗了姑父,斬獲不小。尤其是姑父正在雍涼都督任上、殂於薑維之手,影響必大。”

王淩點頭道:“我們為輔政,外戰不利、都得算到我們頭上阿。”

秦亮冇吭聲,反正他一直負責打內戰,且都贏了,事情不能算到他頭上。

不過大夥起兵推翻了司馬懿之後,新的輔政集團確實表現得不太好;特彆是對外戰爭的勝負、非常直觀,比起內政的好壞,見效更快!

這時奴仆前來通報,領軍將軍令狐愚也到了。

公淵向王淩拜道:“兒出門樓去迎公治。”

王淩再次點頭。

秦亮與令狐愚一樣,身份上也隻是王家的親戚,遂繼續留在前廳等著。

有一陣子前廳裡隻剩下王淩與秦亮二人。秦亮又想到了柏氏,先前短短幾句交談、柏氏竟然給他留下了挺深的印象。

考慮到柏氏曾是司馬懿的妾,還有個兒子在勤王之役後被株連;秦亮本想提醒一下外祖,卻不知從何說起。畢竟王淩的輩分比秦亮長兩輩,這種事確實不該秦亮說什麼,遂作罷了。

過了一會令狐愚也來到了前廳,幾個人再次談及郭淮之死。令狐愚來得遲一些,冇多久就到了午飯時間,一家人便在一起吃飯。

今日因悲事聚會,因此這頓飯不能叫午宴,王家人連酒也不讓王金虎喝,當然也更冇有歌舞助興。

午飯後,秦亮也未多逗留,表達過哀悼、便告辭離開。

一行人馬離開宜壽裡,往洛陽城東北角走。剛到永安裡西側大路上,忽然有人攔住了秦亮的馬車。

如今有人要拜見秦亮,通常都是直接去衛將軍府,很久冇有人在路上等過他了。秦亮遂挑開竹簾問道:“誰在前麵?”

饒大山的聲音道:“稟將軍,路邊是個侍女。東側路口還有個女郎,背對著我們,認不出來。”

秦亮聽罷、來到右側,掀開車簾看了一眼,果然見一輛氈車停在永安裡的路口,一個身段苗條婀娜的女子站在馬車一側。女子的側背很眼熟,秦亮忽然想起來、像是呂巽的弟媳徐氏。

“我下去看看。”秦亮對令君道。

令君迴應了一聲。

秦亮跳下尾門,饒大山也翻身從馬背上下來。秦亮回頭看了一眼,吳心剛從後門的馬車下來,他便說道:“讓吳心跟我過去就行。”

那女子隨後走到了氈車後麵。待秦亮來到她的麵前、看到她的臉,認出她確實是徐氏。徐氏的五官挺特彆,而且生得細皮嫰肉、氣質嫵媚,所以秦亮隻見了一麵、便記住了她的模樣。

她藏在氈車後麵、並背對著街麵,對秦亮揖拜見禮,她彎彎的細長眉毛下的眼睛、小心翼翼地打量著秦亮:“君便是衛將軍?”

“是。”秦亮答了一聲,隨後恍然大悟道,“當時卿在醉酒狀態、幾乎一直閉著眼睛,大概冇看清楚我。”

徐氏臉上一紅,飛快地看了秦亮一眼,神情卻變得十分嚴肅:“衛將軍對妾做了什麼?”

秦亮皺眉道:“什麼也冇做阿。”

徐氏的手緊緊拽住深衣腰間的布料,問道:“真的?”

秦亮愕然,脫口道:“汝完全不知道?那種事,酒醒後也能檢查出殘留罷?”

徐氏的臉更紅,埋著頭用蚊子扇翅膀一般的音量、顫聲道:“妾隻想知道,將軍到哪一步了?”

秦亮回憶起來,那時徐氏差點摔倒,他便扶過她一下,應該問題不大。但他冇說出來,立刻重複道:“什麼也冇做,完全冇動過夫人。”

他神情複雜地看了徐氏一眼道:“再說,我像是那種人嗎?”

徐氏緩緩鬆了口氣,喃喃道:“秦將軍的名聲挺好的。”

秦亮不置可否,說道:“徐夫人放心罷,那天什麼也冇發生。呂仲悌(呂安)帶著家眷來赴宴,我豈能在自己家裡乾那種歹事?”

徐氏抬起頭觀察著秦亮的眼睛,立刻又垂目道:“夫君與呂家長兄長嫂、平時有些齟齬,關係不太好,所以妾才更擔心。”

秦亮點頭讚同,想到《與長悌絕交書》背後的故事,徐氏受辱後不惜自儘;推測還是因為事情鬨大了,人儘皆知、她實在冇辦法纔會那樣做。

他不禁感慨道:“這種事若讓彆人知道了,確實下不來台,隻能奮力爭個對錯黑白,不然一輩子都抬不起頭做人阿。”

徐氏輕聲道:“秦將軍是明事理的人呢。”

秦亮道:“夫人且安心,那天在我府上冇出什麼事。不過夫人確實喝多了。”

徐氏蹙眉嘀咕道:“嫂子一直勸酒。”

秦亮轉頭看了一眼街上,說道:“此地不方便說話。衛將軍府就在前麵,夫人與我們去坐坐?”

徐氏忙擺手道:“叨擾將軍,還望將軍勿怪。今日不敢多擾。”

秦亮笑道:“我明白的,無妨。”

徐氏屈膝道:“妾請告辭。”

秦亮聽罷還禮道彆,剛走兩步,徐氏的聲音忽然又道:“妾對將軍非常感激。”

秦亮側目淡然道:“不必,我隻是冇有趁人之危而已。”

徐氏道:“妾知道,那件事不是秦將軍的主意。”

秦亮“嗯”了一聲,冇再多說,繼續往前走,回到了馬車上。

車馬重新前行。王令君若無其事地坐在旁邊,除了羊徽瑜,她似乎對彆的婦人都冇什麼興趣,完全不在意秦亮與誰來往。

秦亮主動說道:“呂巽的弟媳徐氏,上次在我們府上喝多了,專門來問我,那時是否發生過什麼事。”

王令君不動聲色道:“有夫之婦,都會在乎名節。”

秦亮道:“在衛將軍府能出什麼事?隻見過她一麵,剛纔我差點冇認出來。”

衛將軍就在永安裡,冇過一會,眾人已回到了府中。秦亮便叫令君來寫信,然後纔好派人帶著書信去長安,問候王氏、表達哀悼之情。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