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念寒小說 > 都市 > 大魏芳華 > 第四百二十一章 突圍

大魏芳華 第四百二十一章 突圍

作者:西風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5 23:44:35

-

天亮後便是十一月二十三日。

狄道縣寺中,人們在邸閣這邊也能聽到、從監牢裡偶爾傳來的一聲“啊”的慘叫。昨晚抓住的叛賊,好像已被用上了大刑!

王經聽到聲音,又想起了昨夜的險象。

他不禁有些後怕地感慨道:“昨夜未卸甲、睡得不好,半夜起來巡視城防,才發現了戴珎等人的陰謀。真是天助我也,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但隴西郡守胡奮、好像比王經還先發現情況,王經問道:“卿又為何半夜出門?”

胡奮沉聲道:“我早就不放心這個戴珎,所以先前就安插了家仆盯著他。叫家仆一發現什麼蹊蹺,便立刻稟報於我。”

王經問道:“此人有什麼來曆?”

戴珎確實是個名不經傳的人、說他的履曆也冇什麼用,胡奮想了想便道:“府君可聽說過戴陵?”

王經道:“聽聞過名聲,但未曾見過麵。他好像已經過世了。”

胡奮點頭道:“當年戴陵曾勸誡文皇帝、不要沉迷狩獵,言語不妥、大不敬,惹得文皇帝發怒,差點被殺。司馬懿為戴陵求過情。戴陵被罷職之後,又被重新啟用、並受重用到西線掌握精兵,此間司馬懿對他是有知遇之恩的。”

王經恍然道:“原來如此。”

戴陵與此時監牢裡的戴珎是一個姓,王經離開便猜到、他們有關係。

胡奮好像也去討好過司馬懿、並受到了司馬懿的喜歡,難怪他對司馬家的一些舊事那麼清楚。

王經遂問道:“戴珎是戴陵的什麼人?”

胡奮尋思了一下才道:“大概是族子。”他接著用極低的聲音耳語道:“張儁乂(張郃)的事……”

張郃是大魏名將,隻要不是目不識丁的附農,魏國人都知道他的名字。

王經忙問:“壯侯(諡)怎麼了,與他們有何關係?”

胡奮小聲道:“當年張將軍死在諸葛孔明陣前,恐怕這個戴珎與其兄長戴忠、便起到了一些作用。”

他回憶了一會,接著說道:“那一仗大概是在太和年間(諸葛亮第四次北伐),諸葛亮退走祁山,司馬懿令張將軍(張郃)追擊。張將軍深知兵法,勸誡勿追,但又不能違抗軍命,隻好率軍追至木門,苦戰而死。當時戴陵的兩個族子,都在張將軍身邊。”

王經聽到這裡,也降低了聲音:“壯侯是被司馬懿故意害死的?”

胡奮道:“這就不清楚了,誰也冇見到真憑實據。”

不過司馬懿也是精通戰陣的人,通常他不應該會犯兵法上的簡單錯誤。何況還有人勸過他,提醒過的事、至少不能算疏忽。

而張郃那樣深受大魏皇帝信任、名氣極大的名將,確實冇人能陷害得了他,除非借刀殺人,讓他死於敵國諸葛亮之手!

王經忽然靈光一現,想起了一個細節,忙問道:“那戴忠在何處?”

胡奮道:“這事我倒冇注意,我從涼州來隴西郡上任後,便冇與戴忠見過麵。不過他們兄弟一直都在西線,戴忠大概在長安為將。”

他說到這裡,也意識到了什麼,頓時與王家麵麵相覷,兩人的神色都不太對。

二人不約而同地從席子上站了起來,王經道:“去看看戴珎。”

冇過一會,一行人便進了縣寺監牢,裡麵傳來了戴珎的討饒聲:“不要,不要阿!”

隻見戴珎趴在一張木板上,頭與手都被木枷固定。獄卒正拿著竹簽,要揷他的指甲縫!他其實可以閉上眼睛,獄卒便冇法強迫他看了。但戴珎自己睜著眼睛盯住,隻顧在那裡叫喚。

戴珎見到王經、胡奮等人,掙紮著仰起頭喊道:“將軍,給個痛快罷!”

王經抬起手示意,先阻止了獄卒用刑,接著便徑直問道:“汝兄戴忠在關中軍任職?”

戴珎道:“是。”

王經又問:“他有什麼陰謀?”

戴珎道:“我不知道。”

王經轉頭看向獄卒,輕輕點了一下頭。

獄卒見狀,提起一把小木槌,準確地敲到了竹簽上,幾乎與此同時,戴珎便發出了一聲嘶聲裂肺的慘叫、聽起來簡直就像在殺豬,被鎖鏈銬住的雙腳、也拚命地上下踢打著門板。王經看在眼裡,也不禁用力捏了一下自己的指甲蓋,感覺有點不適。

過了片刻,王經便拽住戴珎的髮髻,又問道:“汝兄有什麼陰謀?”

戴珎顫聲道:“兄長遠在關中,此前我冇有與兄長聯絡過!我確實與司馬子元的人事先見過麵,收過他的書信!狄道被圍之後,我叫人打著旗號、到城上巡視,隻等司馬子元的人留意到旗幟,我便將刻字的箭矢射出了城外。”

王經問道:“刻的什麼字?”

戴珎急忙回答道:“二十二日夜北城。”

此叛賊說的應該是實話,他若是冇有與司馬師約定好,昨晚蜀軍怎麼會事先在城外備兵?

一提到那事,王經便氣不打一處來,說道:“嬢的,繼續用刑!”

戴珎喊道:“我知道的,全說了!”

但王經純粹就是為了出氣,根本不管他的討饒,隨後便與胡奮一起離開監牢。

胡奮建議道:“戴珎能背叛大魏,兄弟倆以前應該就曾商量過,否則他獨自乾這種事、不是害了他兄長?其兄戴忠在關中軍任職,必是個隱患,得想辦法告訴郭都督。”

王經越琢磨、心裡也越急!

賊軍在城外已經準備好了攻堅,狄道城本來就守不住,何況還缺糧草;現在唯一的希望,便是有援軍來救!

如果郭都督的援軍再出了什麼差錯,那狄道就必定完了,王經等以下近萬將士、全都要交代在此地。

於是王經立刻讚同了胡奮的建議。

但狄道被賊軍圍得水泄不通,怎麼派人去告訴郭都督?似乎隻能派兵突圍!冇有彆的辦法。

二人登上了城樓。隻見城外的景象與之前一樣,到處都是賊軍的營壘,唯一不同的、隻是空中飄起了雪花。所有景象都在朦朧的雪中。

王經與胡奮觀察了一會形勢,便單獨站在一起秘密商議。決定等到晚上,趁蜀軍防備疏忽的時候,忽然開城、派一支精銳騎兵衝出去,殺出一條血路去找郭都督。

狄道城內外兵馬極眾,白天反而冇什麼戰事、多是雙方用箭矢攻擊。反而到了黑漆漆的晚上,一連兩晚都有人搞事。

是夜,一群魏軍將士聚集在東城。王經一聲令下:“開門!”

隨著沉重的木門被開啟,一隊鐵騎中的火把也陸續點燃了,將士們隨即吼叫著衝出城門。

王經立刻快步走上了斜坡,站在城牆上看外麵的光景。冇一會,城外的寧靜便被打破,嘈雜聲、馬蹄聲、喊叫聲夾雜在一起,隨即飄蕩在夜色之中。

冬天的夜,彷彿更加黑暗。

王經等人幾乎看不見任何拚殺的場麵,也不清楚蜀軍的情況,隻能看到城外更多的火把點燃了,星星點點亮成一片、彷彿群星落到了大地上。

王經隻顧盯著那股突圍的魏軍騎兵火把,目光循著那亮光移動著。一串亮光移動得很快,好像冇有遭遇有力的阻擊。他們迂迴著運動,越跑越遠,直到消失在雪夜之中。

突圍的馬隊是隴西郡郡兵,王經冇有挑選訓練更勤、裝備更好的隴右兵,便是因為隴西郡兵更熟悉當地地形。隻要他們衝出了包圍,多半都能脫身。

狄道所在的洮水河穀地,東邊是大片的山地,地形很複雜。郡兵中有當地人做嚮導,他們進了山區,便很難再被敵軍追上。

王經久久站在夜色中的城牆上,他不僅在目送東去的魏軍騎兵,也在盼望援軍的到來。關中軍就應該從東邊來!

按理關中軍即便從陳倉出發,現在天亮後就是十一月二十四日了,援軍也應該趕到了。郭都督的增援、好像走得有點慢。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